第十三章

目录

# 万星夜 极东的天际,是一片黑夜。 令人不知为何却毛骨悚然的夜空。 在陆地东边,便是大海洋,谓东海。此海无边无际,围绕广袤大地,因有人名之无边海。可此海往东外航百里,便遇到那夜空,那名为万星夜的绝域。 此夜之黑宛如一面墨之墙,笔直立于空中,从海底到天上,在那奇异夜空中更闪烁着成千上万微小的暗红星辰,那阴森森的血光无法突破压抑的黑暗,航入其中再不返回,死于莫名。甚至住在海岸边的人民都能从岸上见之,万星夜占据三成天空。因又有人名东海万星海。 万星夜的来历,众所周知,因为这是在无数代的传说中传至今日;那万星夜是神战后星尊退入东海设起的防御大法阵,神也难破,乃东海之民的最大保障。只有星使,那些持星府令的仙师,才能轻易通过万星夜。 金山山脉位于大陆的东北,算是靠海,但山脉过大,适人住的平地又都在西部离海洋最远的,所以对金山人来说到海边还是个颇大的旅程。 当然在陆师祖的飞舟上,两三千里有算什么?那飞舟在云层上往东南行,偶尔绕过一些万丈云山,那种含有无尽雷之力量的飓风云,虽然飞舟是能扛得过,但那会带来不必要的波折。 青衣大汉陆师祖坐在船尾,一边喝茶一边分心操纵飞舟。许鳞师祖坐在他身边,一只眼看着甲板上的小师孙们,一边品尝着香茶。其余金丹师祖们都在舱内。众新弟子都靠在船边,往前、下看。时不时阴云会破,露出下面蛮荒的山水。 此时阳忠正在望着下面的乌云发呆,胡贞则靠近了,在阳忠另一个肩膀上点了一下。阳忠自然而然地往那个方向转, 见数尺外的甲板上躺着常仁番常师弟,高举一本文字教程,眉头紧皱。 「常师弟需要帮忙吗?」阳忠问道。 「嗯——嗯?」常仁番数秒后才反应过来,疑惑地看向阳忠,「我没做什么啊。明明不是老胡在你身后弄鬼嘛。」 胡贞大笑,阳忠也浅浅笑了,又转过身,问道:「有啥事呢?」 「诶你说啊,阳兄,」胡贞明明只是想聊聊天,「俺们为啥离云层这么近?还得东一绕西一绕。」 阳忠耸耸肩,「是陆师祖驾舟不是我,但若要我猜,那就只能说飞太高会有很大的问题。」 「阳师孙很锐敏,」不知何时,许鳞出现于他们身后,语气虽然依旧很淡但多了些许温和,「确实不能飞太高。」 「请许师祖解明。」阳忠恭敬道。 「长话短说,是因为飞太高就飞入罡风了。」许鳞徐徐开始讲解,「罡风,即天之圣风,具体是何种力量不清,可除非身为化神老祖、真仙真神,入之就立刻被绞杀。 「传说是如此:神战乃人族七神与月、星两尊之争。月、星尊者自金帝龙族创世神之力而生,人族七神则身为大地母亲之七子。凡间乃金帝『晏』、晶皇『曦』两位龙祖大神所创,因日月星三下神居其中。大地造人族,又造天庭以判亡人之善过,因人族七神居其中。 「神战之始原于前纪元之日安帝国。具体过程且回府后看历史本,其他的你们中原传话中有说。神战后,金帝之怒难述,祂摧毁了天庭界,毁灭天庭与人间的海路,因人间周围就形成了罡风风暴,让人间与外界近乎隔绝。 「你看那些云山,那些云山的最高处其实就在罡风中。罡风无形,但对生灵有腐蚀效,很快就能感应到,所以罡风并不是那么容易误走进去的,因也不算危险。」 「谢师祖。」阳忠、胡贞同时说。「嗯」许鳞真人点了下头,漂漂然离去。 「诶,」此时常师弟将书放下,开口道:「许师祖怎么那么喜欢你们呢。他都懒得理我们。」 「因为我天赋异禀啊。」胡贞一本正经道。常师弟啐了一声,将注意力回到书本上。 …… 又过十余天,飞舟依旧往东南飞,东边天际的黑夜变得越来越广,直到覆盖着天空的近三成,这就意味着他们正沿着岸边行。随着那个夜空的扩大,阳忠等新弟子越来越惴惴不安,虽然明知万星夜对他们而言无害,但难以忍受冥冥中的那种不适。那夜空之夜,仿佛无尽的深渊,而给人的感觉就是里边有什么未知的在盯着他们,虎视眈眈。 时不时,云海里会出现一个孔,下面能看到沧灰色的大海,以及同样沧灰色的大地。现在,他们已经来到南方了,来到阳忠等人从未想象过会到的地方。 「慕容师祖,」一个弟子问向惟一一个在甲板上的慕容师祖,「我们到哪儿了?」 慕容师祖正在阅读某本古籍,有点不奈烦地看向那个师孙,但还是直接回答他的问题:「按飞行速度,我们到南原了。以旧日说法,我们正在键岸郡,一时辰前过了千岛与键岸的边界。」 虽然这些什么什么郡他们都不懂,毕竟「郡」这个词已经没人用了,可南原却是知道的。 灰暗大陆能被划分成三个草原区域,乃中、北、南原三。其中中原最广,被视为人类的起始地,所以他们都是中原人,可中原的两际有两条长江,北方的金江、南方的玄江,过了江河就到了北原、南原地。金山山脉之南际,就是金江!所以他们都是北原人,中原已经够远了,何止南原地脉? 「师祖知道我们要去哪儿吗?」那弟子又问。 「李国,但你的许、陆师祖们会跟你说的。好了,别打扰我了!」慕容师祖短短几句,就将注意力回到他的古籍上。 那弟子刚要问「李国」在哪里,只能无奈地暗叹。在他们舟上,只有许师祖与阳、胡师兄关系颇好,其余的金丹仙师都不太喜欢理他们一帮炼气一二层的小弟子。 又过了几天,飞舟突然折转,往东开始飞行,直面那万星夜。 青衣大汉陆师祖不知何时出现在甲板上,大声道:「小师孙们,我们将飞入万星夜!万星夜,乃大星尊所创的镇海大镇,围绕我们整个万星海洋!」 众人将目光移到那个覆盖半个天空的阴森黑夜,都生很强烈的不安感。 陆师祖继续道:「在万星夜里飞行大约要一日一夜,建议不要太仔细观看里面的星辰,对心境不好。过了万星夜,我们就到东海了!到了星府的天下。」 虽然所有人都很激动,然听闻不要仔细观看星辰却心中凛然,那些较胆小的弟子越害怕了。 他们不由而想里边会隐藏着什么未知的恐怖,而以人心的本能,直接想象出最坏的结果。阳忠也不例外,心里不由而想,或者星辰中有种不是人类能及的奥妙,就像看神的直面,立刻失去理智。或者其中藏着什么无形的力量,一看向黑夜里就遭到腐蚀。他将目光移到甲板上,不往上看。 在这种比较紧张的气氛中,飞舟到达万星夜的边界,无声无息地穿进去,从灰暗的陆地上消失。 阳忠等人感觉周围一暗,那黑暗甚至比陆地上的夜晚更暗,不是纯粹的暗,而仿佛液体包裹一切。 他们也感觉到了死寂,令人耳痛的死寂。这里太安静了,安静到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、众人的呼吸。这里宛如生与死的边界,一个不容灵居的地方,没有生灵,没有亡灵,只有空空的夜晚。 过了一刻钟,他们眼睛渐渐适应了,发现周围不是完全黑的,反而有一缕异常细微的红光照亮了甲板,让众人可以非常模糊地看见附近的几丈外。 阳忠本能地想往上看一看,他跟那股好奇心斗了很长时间,终于还是斗败了,抬头看了一下。 上面的夜空闪烁着无数微小的暗红星辰,除了颜色诡异了些,又没什么其他的异常。但阳忠不敢多看,立刻又低头了。望向深渊,深渊回望这个道理他虽然没听过,但他知道那种黑暗的深渊,不探为善。 过了片刻,他又皱眉了。虽然他只看了万星夜的夜空那么一瞬间,但那些暗红的星辰已经烙印在他的脑海中。回想中,他感觉有什么不对,因为越想那些星辰的位置越模糊。似乎在星座里有什么非常深的奥妙,不是那么简单。 阳忠本就悟性高,因修法有成,有什么奥妙的他忍不住去多瞧一瞧。 因他又抬头了,忘掉了陆师祖的告诫,这次开始凝视那些红星。 那些红星里确实有奥妙!那些星辰连起的星座,蕴含着地无比高深的阵法。那些阵法成千上万,重叠在一起,如果能串连正确的星座,那就可以悟出万星夜…… 他心里正在星辰间画线,将它们连在一起—— 突然,极深处,似乎有什么不能想象的,超越人类的存在突然睁开了眼睛,开始注视自己。他浑身顿时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恐惧,生命本能的恐惧。他感觉胸里仿佛出了个结,闷得难以呼吸,他眼睛瞬间瞪大,血丝遍布眼白。 又一瞬间,有人将他的头猛地压下去。从眼角里,阳忠能看到许师祖的云纹黑白袍角。那种被注视的感觉消失,但那种很难受的闷感依旧存在。 「不听长辈告诫,应当受苦。」许鳞说道,语气异常冷厉。随之他拿出白玉长箫,狠狠地打在阳忠的背上。阳忠感觉背部火辣辣的,那一击使他往前弹了一下,胸忽然一痛,大咳了一下,吐出了一口浊血。好处是,那闷感没了。 说来话找长,时却不过几息,胡贞刚回头看就看到阳忠吐血,大惊失声:「阳忠——!」